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皇帝 | 12th Apr 2006, 16:55 PM | 回憶 | (404 Reads)

到了小學,初小時我在一間村校就讀,每天放學要等到最後一輪才等到我乘的那輛校車來接我們回家。在學校範圍內有條石造的雙道滑梯,兩條滑道平行分開,中間是空的。我們那時經常不坐在滑梯上滑下,而是用腳抵著石梯讓自己慢慢滑下來,因為那條石滑梯真的很滑,滑得多會磨穿我們的運動褲,為免滑穿褲回家被人罵,我有時會像大家這樣滑。

那天我如常在等校車時背著沉重的書包上去滑左邊那條石梯,白布鞋的膠底與石梯相抵的時候產生了阻力,令我重心失去平衡,從兩條滑道中間的空位頭下腳上地掉到地上。滑梯下面是沙地來的,雖然是右手先著地,我的右臉也擦傷了一大片。老師替我清洗了臉上的傷,塗了紅藥水,手上的外傷也處理了,可是回家搭電梯時我才發覺事情的嚴重性,我的右手連按下電梯的力也沒有呢﹗

結果我媽帶了我去照X光,再次輪到右手前臂骨折了﹗照X光時是很痛的,因為手要夾在兩塊板中間才能照。我幾次骨折好像都不是打石膏,而是看跌打的,因我父母覺得看跌打比較好。那時與幼稚園時的那次一樣看同一個跌打醫師,我到現在都還記得他的名字。

記得這個醫師很好人,因為每次去換藥他都讚我乖(其實弄到如此田地的還不是自己頑皮?哪裡乖了?)。跌打醫師不打石膏,每次他都先用跌打酒替我捽,這個過程不可能不痛,可是我很會忍耐,他問我痛不痛我都說不太痛。然後他會將一堆剛煲好的黑壓壓的中藥渣倒到保鮮紙上,再加上三角巾,用那堆東西包住我的前臂。他總會問我熱不熱,怎麼會不熱呢,可是很會忍耐的我又是答他說不熱,所以他覺得我很乖。

這個療程要每星期都去做,做了足足大半年。在這期間,因為右手都不能動,所以我獲學校豁免了不用做功課(因為校方說我成績優異所以不用我復完之後補做)。在這期間亦讓我練習了用左手打乒乓球,然後強迫別人用左手跟我打乒乓球,不過這種技能在右手完全康復後一段時間便漸漸被埋沒了。

至此,我人生的骨折事件已告一段落(希望是這樣吧﹗),可是這麼一來只談到小學階段,再之後又會有什麼經歷呢?留待下回分解。


[1]

皇上襯後生飲多d高鈣奶補一補, 再大d飲冇咁有效架 emoticon


[引用] | 作者 松尾 駿 | 12th Apr 2006 23:57 PM | [舉報垃圾留言]

[2] 回松尾 駿

我細個係唔飲奶既,依家每日都有飲,但係我已經大個左啦……冇效啦﹗emoticon


[引用] | 作者 皇帝 | 13th Apr 2006 17:02 PM | [舉報垃圾留言]

[3] 好百厭

皇上好百厭


[引用] | 作者 花花 | 15th Apr 2006 09:36 AM | [舉報垃圾留言]

[4] 回花花

睇樣係咪睇唔出呢?


[引用] | 作者 皇帝 | 15th Apr 2006 17:01 PM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