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皇帝 | 13th Apr 2006, 17:01 PM | 回憶 | (432 Reads)

在上中學前,我在想右、左、右……那麼據推斷中學時應該再次輪到左手骨折了吧?也可能會輪到腳也說不定。然而,我的中學階段一次骨折都沒有,正如我昨天所說,我的骨折經歷已經結束了。不過也可以算是估中了一點吧?是有扭傷過腳,幸好都不用去看醫生(還是應該說我不願去看呢?),要是真的又骨折可麻煩了,因為那位好人跌打醫師已經歸土了。

平平穩穩地渡過中學階段,到了大學似乎來了個雙倍奉還。首先是右腳膝蓋出現問題(你看,真的輪到腳了呢﹗),不知為什麼有時候走路時右腳膝蓋會痛得無力,尤其是在下樓梯時每當腳屈到某個位置時膝蓋便酸軟地痛,要扶著扶手才能下樓,有時甚至在坐下或起身的一刻都會痛。於是去看了大學裡的物理治療(免費),發覺是膝蓋軟骨磨損,估計是因為經常因趕堂而奔跑下斜坡、樓梯所致,按醫生所教的治療運動做了一段時間情況便好了一點。

雖然膝蓋這傷患也造成我不少困擾,可是這個是很斷續的,有時痛,有時不痛,這樣絕對不及第二件事麻煩。在大三那年,約在春夏交界時開始,我沒由來的發起燒來。初時以為是一般感冒,便去看學校的免費醫生,吃了退燒藥,沒事;藥吃完了,又燒。這種燒實在很奇怪,又不是燒得很高,只是微微的燒,通常不過100度。發燒人自然會疲倦,即使是微微燒也會有少少疲倦,這正是理它又不是,不理它又不是的狀況。

不斷地到學校診所覆診、吃藥,根本沒什麼改變,醫生要我做體溫紀錄表,每4小時量一次體溫,弄得我返學也要帶著探熱針。從紀錄表可見我不是一整天都在燒的,只在中午至傍晚發燒,早晚通常都比較正常。看了一陣子醫生都看不出什麼來,能做的檢查都替我做過了,便轉介我到醫院內科去檢。在醫院也幾乎做了所有檢查,血也抽了十幾筒去驗,結果還是什麼也不知道。

醫生有懷疑過我自己的探熱針是否有問題,不過換新的也是一樣;我也被懷疑過是否探針的方法有問題,但我已照足醫生吩咐探熱前半小時不吃不喝;醫生也懷疑其實是我的心理問題影響身體狀況,問了我許多「有沒有覺得……」的問題,我全部答案都是否定的。維持了大半年的時間,我到醫院覆診的次數由每星期不斷遞減至一個月覆診一次,最後醫生都沒什麼好說,結論為我可能是體溫偏高,說是若無甚麼特別狀況可以不需要再去覆診了。

其實怎會那時候才體溫偏高呢?要是體溫偏高的人應該一直是這樣才對,可是我是不知從何時開始的,後來也悄悄的沒有再發燒,這已經是大學畢業後的事了。後來回想起來,可能真是壓力引發出來的,因為自己在忙碌的學業中其實很辛苦,可是在再辛苦也要撐下去的時候頭腦便會自動關掉辛苦、大壓力等念頭,可是身體狀況卻是一面鏡,反映出我承受著的壓力,這可以解釋到為何畢業後便再沒有連續輕微發燒的徵狀出現了。

該慶幸的是我這怪病並不是在「沙士」期間有,不然便可能被隔離了。下回大概會是這事件簿的最終回,是說終於到了工作的階段,難道是工業意外?


[1]

復活節快樂!


[引用] | 作者 0v0 | 14th Apr 2006 07:42 AM | [舉報垃圾留言]

[2] 回0v0

喔,謝謝你﹗


[引用] | 作者 皇帝 | 14th Apr 2006 16:55 PM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