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皇帝 | 14th Apr 2006, 16:56 PM | 回憶 | (361 Reads)

出來工作,基本上都是文職工作,應該不會有工業意外,不過因工受傷這種事還是發生在不小心的我身上。這次事件是發生在我第一份工的時候,當時我經常要人手自製很多小紙條當成標籤使用,初時我習慣用間尺與界刀將紙放在界版上界,先界成一條條長形紙條後再細分。

我讓界刀貼著間尺界下去,這樣界很快,可是有一次出事了。那次界刀一揮,在中段竟然偏了位,界上了間尺面,再界到我的左手食指上。那一刻,我清楚記得並不是痛,而是驚﹗看著食指指頭上的指甲都被界開,血很快便湧出來,我第一時間想到的是「大鑊」﹗

我想到接下來那個星期日是輪到我做司琴,這下子怎麼辦呢?距離星期日只有幾天的時間,夠不夠我的手指康復呢?一面想著這問題,一面拿廁紙止血。我的同房同事知道我割到手流血,可是沒想到有多嚴重,所以我向他們問了醫療室的所在(當時我還是新來的狀況,有些房間的位置還不太清楚),便獨自下去療傷了。

到了樓下走到醫療室,告訴那裡的同事我需要包紮,他們看到我傷口的情況和流那麼多血,都說怎麼不叫人陪我下來。就在他們開始替我包紮時,我開始看不到眼前的人是誰了,眼睛就像看著電視機的雪花一樣。我告訴他們我感到暈眩,他們就著我躺下來,他們說我那時面青口唇白,又給我喝了點水。

我躺著休息了一會兒,便又開始看得見眼前事物了。我想,還好是到了這裡才暈,不然就麻煩了。我也不明白為何會感到暈眩,按理我是不見怕血的,捐血也沒事,我想很可能是那一下驚嚇令血液不能運行上頭部所致。

手指受了這樣的傷,我才意識到司琴很需要小心保護雙手。雖然左手食指被包紮著,到了星期五晚上的祈禱會我還是試了能不能彈,出奇地也不是很妨礙,只是用少一隻手指原來也能彈琴,所以那個星期日我也照樣當司琴了。

希望這篇真的成為我這「階段性傷病事件簿」的最終章就好了﹗


[1]

皇上保重龍體啊! emoticon似乎皇上是不是有少少貧血呢emoticon


[引用] | 作者 松尾 駿 | 14th Apr 2006 19:28 PM | [舉報垃圾留言]

[2] 「借用請登記」

這件事在我上班沒多久已聽過,我也見到你未用完密麻麻的「借用請登記」小標籤…
觀察中知你是用cutter分開,並只會cut剩一個角,每次用的時候就「meet」出來。這個方法似乎令Ken產生好感,有次他見我用剪刀剪小標籤時候,就很牙擦地告訴我:「人地以前kitman唔會咁整架!你都唔識既,人地點點點點……」我當時聽了很氣,生氣是他蔑視的態度,二是他常常走來騷擾我。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方法嘛!難道我不採用那方法就代表我比人劣嗎?我好喜歡和善於用剪刀的,我不喜歡將角撕下來令角披口,加上我也有試過cutter越軌的情況,幸好即時踩油刹停咋。


[引用] | 作者 花花 | 15th Apr 2006 09:47 AM | [舉報垃圾留言]

[3]

哇~emoticon
你差點因失血過多而暈到~!


[引用] | 作者 gato | 15th Apr 2006 15:05 PM | [舉報垃圾留言]

[4] 回松尾 駿

我都唔清楚啊﹗我到依家都唔知點解咁小事都會暈。emoticon


[引用] | 作者 皇帝 | 15th Apr 2006 17:02 PM | [舉報垃圾留言]

[5] 回花花

我後來整果d野時都已經係用剪刀啦,其實後來用果種方法先係最快既我覺得,加上我已經唔多敢用cutter啦,依家做親野我都盡量用較剪既。

亞ken既時候我都係用緊較剪格,因為我整親果年係第一年嘛,亞ken都未黎﹗emoticon

用咩方法都好,最緊要小心d﹗


[引用] | 作者 皇帝 | 15th Apr 2006 17:06 PM | [舉報垃圾留言]

[6] 回gato

咁又冇咁多既,起碼冇一地係先啦﹗


[引用] | 作者 皇帝 | 15th Apr 2006 17:07 PM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