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皇帝 | 2nd Feb 2009, 16:00 PM | 回憶 | (199 Reads)
昨晚去與外婆吃飯慶祝她生日,事實上她是不知道自己何年何月何日生,所以一眾子女便為她擇了初七人日作為生日。每年也習慣了初七回去跟婆婆吃晚飯,也會在她家中切蛋糕和拍紀念照。

眾人每年也是吃得飽飽之後又要吃蛋糕,我則通常不很吃得下,有時象徵式吃一小塊,有時都不吃了。昨晚在大家分蛋糕吃時,我則在看著一件很懷念的物件─箭豬筆插。

Picture

這隻鋪著塵的箭豬筆插是我從小已看著它的了,小時候到外婆家探她,如果舅父們都不在的時候我會很悶,那時候舅父們都長大了,自然不會有什麼玩具,除了等他們回來開遊戲機給我玩之外,便只有玩一下本來就不是玩具的這隻箭豬筆插。

這隻箭豬筆插以前還有一支像尾指大小的擦膠當尾巴的,我很喜歡又拔又插它的尾巴,後來尾巴不見了,以筆替箭豬加上更多刺是我唯一的玩意。現在過了那麼多年,仍看到這隻箭豬,突然覺得很懷念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