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皇帝 | 4th Mar 2009, 23:30 PM | 遊戲 | (210 Reads)
昨晚第一次玩Pictionary(估估畫畫),但卻是第二次聽人提起這遊戲。之前與朋友約定下星期去打擾人家的半新居時就有人提出不如到時玩Pictionary,那時是我第一次聽說此遊戲,沒想到竟剛好提出了一星期與另一班人先玩一次預習了。

概念上是很簡單的遊戲,但因為可以有很多種不同的玩法,但其實分別也不大,都是離不開擲骰、抽卡、畫圖畫、猜答案,人多玩會好玩一些。試玩過之後,我覺得當畫的比當猜的好玩,也體驗到古人在未發明文字以前要正確表達思想有多難了。

這套要用上道具才能猜的遊戲也有其限制,一來先要買來相信也不便宜的道具,二來一旦多玩幾次,大家都大概記得有哪些答案時,猜的趣味就減低了。雖然也能自己加入新的卡片寫上新的答案,但這樣做的話倒不如一開始就不花錢買那套遊戲回來好了。

我小學的時候最喜歡與同學玩你猜我想,什麼道具也不需要,我空想一個名詞,給個範圍,然後對方就隨便就要猜的東西發問,我也會如實作答,這樣問得越到位的就越能收窄可猜想範圍,我也不可能到最後改掉答案了。

這種簡單遊戲基本上都是由我強迫同學陪我玩的,猜完又猜我都不覺得膩,但我知道別人其實不是那樣想的,玩幾次應該已開始悶了,因為通常都是我出題別人猜,就跟Pictionary一樣,我都是寧願讓別人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