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皇帝 | 22nd Oct 2005, 14:04 PM | 教會 | (1167 Reads)

看到每隔一個星期五我父母便要十一時多才從教會練完歌回到家實在頗辛苦他們,為什麼會弄到那麼晚呢?原因完全出在當值的司琴身上。

我們教會就只有我與另外那位司琴姊妹G,我與她是一人輪一個星期當崇拜司琴的。而我們教會也成立了一個類似「敬拜小組」的,其實只是集合了幾個喜歡唱詩歌的弟兄姊妹作為伴唱,礙於大家資質有限,通常只是作為主領的一種聲音支持,並不能很炫地唱分部呀、玩樂器呀這樣。而這個小組,會在每個星期五晚祈禱會完結後有一段短短的練習時間,練習當星期日崇拜時要唱的歌。不過因為大家都是不懂音樂的人,很多時新歌他們都不能一時上手,那段練習時間,其實是給他們學習的時間才對。

每逢到姊妹G作司琴的時候,便是海軍鬥水兵的時候了。原諒我這麼說,但姊妹G並不天才,彈琴又經常不數拍子,再加上她事先又沒時間練琴,以致每次星期五晚與大家一起練歌時都彈得很生硬。當大家不懂唱一首歌時通常都要依賴琴的帶領,但她自己也彈不好,大家雖然不太懂音樂,但也能聽出是有問題的。傳道人只好建議大家先坐下來休息,等姊妹G把歌彈幾次,彈得較為順暢時才再開始「敬拜小組」的練習。大家都很無奈地圍坐在琴旁等姊妹G練琴,實在很浪費時間,結果每次都要練到十一時多才能回家。

我覺得作為一個司琴,無論能力如何,都一定需要練習。我自問可以應付一般的詩歌突襲,但我也不敢不練琴便當拜拜的司琴。司琴是一種事奉,應該要以嚴謹的心對代。我明白姊妹G的難處,她現在的工作時間長,自然抽不出時間去練琴。但她要別人陪在她旁等她練琴實在是辛苦了別人,我看到我父母都很累,平日他們都很早睡覺,但與姊妹G練歌後回家洗澡洗衣服,要到一時多才能睡。

這種情況我覺得作為傳道人應該要私下勸導一下姊妹G,其他人也不好意思對她說三道四,但傳道人都是採用包容政策,這樣問題不會得到改善。我覺得與其讓姊妹G以這樣的低質素進行下去,倒不如叫她暫時不做司琴,等工作鬆一點可以抽到時間練琴時再作馮婦還好,反正之前她到外地公幹的三個多月都是由我一直當司琴,我也習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