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皇帝 | 25th Nov 2005, 17:10 PM | 回憶 | (498 Reads)

昨天在新聞報導中看到我的一位小學老師-張老師上電視接受訪問,原來他父憑子貴,他兒子在「全國小學數學奧林匹克比賽」拿到第一名,真是很厲害呢﹗

張老師現在似乎還在我的小學任教,不過應該是在新校舍那邊,我讀小學的時候還沒有的。我對他任教的數學課倒沒什麼特別深刻的印象,即是說明他也沒有什麼特別生動有趣的教學手法(至少以前沒有)。對他講課的印象就只有一口的鄉音,有時讓我們聽不明白,我們有時會私下模仿他的口音說話,然後笑作一團。

張老師除了任教數學,還有教體育,一身黑黑的皮膚正切合他這個身份。我應該沒有正式上過他的體育課,因為他是教另一班的。我們當時不太喜歡我們那位體育老師,因為覺得他色色的,經常借故對女生挨挨摸摸,所以也有想過要是張老師是教我們體育的就好了,起碼不用擔心聽不明白,也可以擺脫色狼。

雖然沒正式在校內被張老師指導過體育,不過我校曾經舉辦過一個羽毛球訓練班,在外面的體育館上課,而我有幸被挑選有份參與其中。當年我打羽毛球都只是很隨意地打,得到張老師的指導才學會一些基本步法及技巧,當時訓練的情景到今日依然歷歷在目。

關於張老師,至今仍有一件小事讓我難以忘懷。記得有一次,大概是補課後吧,張老師將一支原子筆放在雙手中玩了一個小把戲給我們看,就像魔術一樣讓我們看得驚奇,嚷著要他教我們做。他是有教了,可是我回家後試卻做不到,到底是不是我記錯方法呢?是大人的手與小孩的手大小不一樣以致我做不到?還是說根本他沒把巧妙處告訴我們呢?

張老師就這樣給我留下了一個永遠的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