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皇帝 | 29th Nov 2005, 18:17 PM | 回憶 | (482 Reads)

昨晚終於看了在電腦中積存已久由*pnish*主演的舞台劇《Monster Box》,這套舞台劇不算十分好看,內容不過不失,屬於超現實的劇情,有人類、有妖怪、有結界師,主題大致為友情與封印,而我看的原因其實只為看土屋裕一與森山榮治。

看完這套舞台劇,讓我有種重回舞台的感覺,這是之前所看的舞台劇(無論是看現場的或是看DVD版的)沒給過我的感覺。或者因為《Monster Box》的舞台不很大,沒有一些大型舞台劇會用到的場景道具,每次轉場後台上所擺放的仍是那基本的台架,單靠演員的演繹去交代正身處不同的場景之中。很原始的表演,就像中學的戲劇學會做的演出(當然人家的水平完全不同了)。

這樣的舞台讓我回想起我中一時參加學校劇社的經驗。中一會參加劇社只因為新鮮,是小學沒有的課外活動,據當時的社長所說,每年都有很多新生因為這個原因而加入,我也是其中之一。那年劇社為到將要表演的劇目甄選演員,甄選的過程只是將一眾劇社成員分成幾組,每組給了不同角色的其中一段對白,讓該組的人把對白諗出來,諗得最合評選人員心意的便可成為該劇的演員。結果我當選了。

該劇是說什麼的我一早就忘記得七七八八了,只對當中的角色及某些片段有點印象。我的角色是個說話口吃的男孩,取其感覺就是《藍精靈》的「論盡仔」,而角色的名字,也是叫「論盡仔」。為了表現出「論盡仔」的「論盡」,第一場戲便是「論盡仔」在採摘水果的時候不慎扑倒。這場戲讓我練了很多次,跌了很多次,跌得什麼心情也沒有了。當時的我是不懂做戲的樂趣,只覺得排練很辛苦,很想早點回家看電視。

雖然是全場第一位出場角色,「論盡仔」的戲份不重,但經常都要在場中與其他也是沒對白的角色一起在做反應,這對於我來說是很不自在很難做的事,要扮交談、扮玩耍、扮很多誇張的表情,我見有些同學做得很好,他們可以很自然地做著這些不自然的事,但我因為平常表情已不很豐富,亦不算合群,故要我扮成那樣子是很難適應的事。

即使在戲劇以外,要我與其他原本我不認識的孩子一下子混在一起玩我也覺得困難。當時我的小學好同學沒能跟我一起當選演員,讓我覺得很失落。當時的副社長是個很好人的學姐,她見我不開心也有問我原因,也得到她的安慰,使我繼續嘗試投入舞台、融入其他成員當中。不過我始終沒有完全投入,我依然輕視自己的角色、羨慕別人的角色,到真正演出完結後也感受不到學長說的那種完結後的失落感。

在以為一切已終結的時候,我又收到通知要繼續做我的「論盡仔」。原來我們憑這個舞台劇參加了「全港中學戲劇比賽」,要繼續排練至比賽。比賽的場地與學校禮堂的舞台完全不同,比較大比較深,給我最深刻的印象就是後台及轉場時是完全黑暗的,真的是什麼也看不見的黑暗,而我們還要在這樣的舞台上輕輕地移動,又怕撞到東西發出聲音影響台前的演出,真是個非常難忘的體驗。

比賽時因為緊張,有人忘了自己的對白,幸好有位學長懂得「執生」,並加了點臨場爆肚,讓我們差點反應不過來。我覺得自己的表現算是那麼多次排練及表現中最好的一次,不過我們沒得到什麼獎,這是意料之內,能參與已很不錯。

現在我有時也會提到當年我身為劇社一員的事,對這個身份漸漸有種驕傲的感覺,或許現在的我已稍為了解了做戲的樂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