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皇帝 | 25th Dec 2005, 23:30 PM | 教會 | (703 Reads)

今早完了崇拜,下午二時便匆匆出發去位於惠州市的市陵鎮進行為期3天的短宣。我們一家四口要先到粉嶺火車站與其餘26位弟兄姊妹集合後才搭火車到羅湖,我懷著不自願的心情出發,在往粉嶺的途中,我媽才問我有沒有帶身分證,善忘的我當然是沒帶了,於是又要搭對頭車回家拿,心情更加不爽。

這樣比原定計劃遲了一點點,我們出發了。到了羅湖,過關不花太多時間,倒是要等齊30人有點難度。在過關後的洗手間外,我們等了好一陣子,還是等不齊人,想著可能有些人早就出到站外等待了,便出到外面再算。外面的確已有些有人了,數了數,大致都齊了,可是我老爸呢?

我老爸是我們家過關經驗最豐富的了(而我則在虛擬世界有最多的過關經驗),於是我們心想他沒可能在裡面迷路了呀﹗我們推斷他遲出來的原因可能是還在裡面等(可是等這麼久不見我們都應該出來看看吧?否決);可能去了洗手間(可是有去洗手間的女士們都出來了,沒可能比女士慢吧?否決);可能被壞人捉去了(他樣子一點也不像有錢人,捉他有什麼用?否決);也有可能在拿身分證出來時掉了回鄉證過不到關,這是最大的可能了﹗

媽媽與另外一位年長一點的弟兄決定進去問問關員老爸的下落,其他人大都已在車上等,我與我妹與老弟兄的老婆則仍然站在羅湖站外等候。等了好久好久,終於兩人進去,三人出來。原來我老爸被海關扣留了,因為他為教會帶了一部投映機打算上到當地教會在聚會時與帶上去的手提電腦接駁使用,但這是沒有申報的,而我老爸又那麼不好運地給關員盯上了,檢查到他帶了投映機,說他是走私。機當然被扣留了,幸好人還是放出來了,聽說搞不好解釋不被接納的話可能要坐牢的耶﹗

那部投影機,雖說過幾個月還是有機會拿回,可是被充公的機會很大,也不知道領回時要不要打稅,加上我們教會每星期也要用,傳道人說大概要買一部新的了。那部手提電腦則比較好運地沒被抽查到,要不我們便「雙失」了。雖然說應該是我們的程序有問題導致今次的事發生,但感覺始終像是被人強搶了我們的東西一樣。

下午四時十五分,我們總算能從羅湖出發往平陵鎮了。我們遲上車的幾乎都沒位坐了,因為原本我們是訂了30座位的車,結果被那間公司騙了,給了我們一部只有27座位的車(其中一個位的椅背還是爛了不能挨著的),我們只好擠著坐了。車程原定為兩個半小時,即是說應該不到七時便可到達了。可是司機卻在走了兩個多小時的時候才說他不懂路線﹗

那時我們在公路上,也沒有人有帶地圖,傳道人便打電話與平陵堂的負責人聯絡,在電話教我們怎麼走。原來我們的車已駛過了正確的公路出口,要往回走了。又走了一段路,終於進到一個小鎮,正當我們都以為對了的時候,問了鎮上的人才發覺不是我們要到的鎮﹗平陵鎮離那裡還有四、五十公里的路。繞了又繞,問了又問,到差不多八時,我們才到達平陵鎮。

平陵堂的負責人帶我們去吃了飯,便趕過去平陵堂參加他們當晚的聖誕聚會。一進去,最叫我驚奇的不是那殘舊的禮堂(這個我早已有心理準備了),而是為何堂前有張長長的「神枱」?說它是「神枱」,因為上面放了幾盤桔、花生及糖,感覺就像在供奉什麼似的。然後,更我驚訝的是,被「供奉」的原來是我們呀﹗那是專為我們而設的嘉賓席﹗

當晚的晚會,因著他們有琴在那裡,我也有在那裡當司琴的機會。那琴平日他們是不用的,因為沒有人會彈。那不是鋼琴,不是電子琴,也不是香港某些教堂所用的那種風琴,而是真真正正靠風去發出聲音的「風琴」。一邊彈,雙腳要一邊像踏單車一樣輪流踏它的腳踏去產生風力(像替琴泵氣一樣),這樣琴才能發出聲音來。幸好要我彈的時間不長,否則我怕會踏到腳抽筋呢﹗


夠不夠詭異?

我們在當地住的旅館,真是……有些人的天花不時掉下來但我們的沒有,所以睡是沒問題,電視也能收到無綫與亞視,但那個比公廁潔淨一點的浴室……真的能沖涼嗎?幸好我們只要在那裡捱兩天,而且天氣又涼快,我與我妹都決定那樣做了﹗